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吃大纲

Darling in the cage 其九『金瑞安雷』

         !:拖更数月,我回来了


         !:语死早系列



         !:OOC OOC OOC



 
       


       车在荒野之中奔驰,四个人在夜色之中商量着去向。



       “果然先去夺回嘉德罗斯?”雷狮如此问道,格瑞飞快出言打断:“嘉德罗斯不急,现在去正中下怀。他被关押的中庭存放着另一台机甲,是他们准备在将来让我驾驶的法芙娜。”




      “听闻那是台吃人的机甲?曾经乘上去的驾驶员全部暴毙,尸骨无存。”安迷修把雷皇太子给他的终端机直接向前投掷出去,很快终端机就被车轮给碾压得支离破碎。


      “是。他们给我做换心手术的目的恐怕就是这个。”格瑞单手握方向盘,盯着后视镜里的两个人,“强化过后的心脏有比普通心脏更加强大的运输能力,可以确保在机体暴走的情况下的我性命无忧。然而我是克隆体,没有觉醒能力消耗掉那强大的能源之前是没办法驾驶法芙娜的。”



       “所以你才会需要我。”金飞快地接过话茬,格瑞点点头:“雷狮,待会帮我把龙角取下来,现在先用你的电磁扰乱信号。” 雷狮垂着眼睑,嫌弃道:“一直在这么做呢。不然早就被追上了。”


      “我们先来理一理现在所知道的情报吧。”安迷修提议,“信息量太大,乱七八糟没有头绪,根本就没办进行下一步。” “好,那么就把各自掌握的情报一个不漏地抖出来吧。顺带一提你小子,敢说出去我就让你体会一下和高压电亲密接触的感觉。”雷狮一个鲤鱼打挺从座位上爬起来,副驾驶上的金浑身一凉,满脸尴尬。



      “现在可以确定的第一点,教皇想杀了金,金拥有‘恶魔’的特质。第二,研究院在背着上级的情况下给我换了心脏,准备进行法芙娜的驾驶操作,也就是说上级对此不知情,甚至没有察觉到法芙娜的存在。第三,我们现阶段的敌人,龙(dragon)知道不少关于咱们所有人的信息,我们其中也有人能听懂龙语,龙被划分为可沟通对象。第四,他们拥有最强的武器,那个像黑洞一样力量无穷无尽的小孩。第五——”



      “第五,有人追上来了。”格瑞看着后视镜里的直升飞机还有重型武装坦克,眼神瞬间凌厉起来,“切掉还是电击?”



     “好问题,要不先把直升飞机给电下来。”雷狮起身,安迷修立刻用能力给全员加上防护盾,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就成笑话了。伴随着电闪雷鸣,直升飞机爆炸在坦克的正上方,坦克们瞬间停下撞在了一起。



     又是一次大规模的爆炸,大地震颤,火焰腾升。金看着 这个场面,不禁汗毛竖起。不愧是一群有前科的人,搞起事情来毫不留情也不拖泥带水。


     “别同情,追过来的是克隆人军团。他们绝对不会让真人来对付我们。”雷狮说道,眉头紧皱,“我怕的是那个小崽子。”



     “同感。他现在的具体位置我们也不清楚,靠的近就全军覆没了。”格瑞赞同道,“还有,他们可能会出动银爵。” “就算他有前科?”雷狮回头,安迷修闭着眼一把将雷狮从座位拽下来:“只要达成协议的话……是极有可能的。银爵在乎的东西和我们不是一个层次,曾经我们能劝说他,那么反过来,上头也能和他达成协议吧。拥有口才的又不止我们,何况现在没了那个小骗子。你又学艺不精。”


     “安迷修你欠打呢?” “不欠不欠。”

     “你家两个孩子怎么办?”雷狮一脚踹在副驾驶座上,金被踹的生无可恋。


     “你这是身为继母的自觉?放心吧,藏起来了。”


     “我总算知道了,你欠电。”


     “你们俩别吵了,等会再说。又有东西空降过来了!抓紧扶手!”



     格瑞将方向盘打到最底,车身一个漂移停在路中央。六翼的天使悬浮在四人眼前,背负着重重枷锁,眼里像燃烧着金色的火焰。



     数个小时之前,就在格瑞觉醒杀入实验室的时候,蕾特临死前按下了和Z的通讯界面。得知格瑞叛逃的消息后,Z再次命令丹尼尔出动,同时也要求雷皇太子派出相对应的特攻人员前往协助丹尼尔。



     一口答应的雷皇太子,派出了银爵。


     “您现在就要走了吗?”紫堂幻站在门口,白炽灯在他和银爵的头上一闪一闪,飞蛾围绕着灯光疯狂地飞舞。



     “不会很久。”银爵回头看着紫堂幻欲言又止的模样,轻声安慰道。紫堂幻捏了捏衣角,带着无可奈何却又十分乖巧的笑容说道:“一路小心,老师。见到我哥哥之后……麻烦您代我向他问好。”



     银爵点头,随后走进丹尼尔为他打开的传送门。紫堂幻的左脚稍稍挪动,几乎想冲出去,想要和银爵一起走,不仅仅是担心他,也是出于私心想要见到哥哥。



     但是无力的他,卑微渺小的他,没有那个权力。


     紫堂幻,一步一步,后退回房子里,关上了厚重的大门。



      他听见自己说,再见。



     丹尼尔悬浮在半空中,对着格瑞微微一笑,语气柔和,彬彬有礼:“又见面了,上一次见面是几年前?那时你还是个孩子。”


     “是啊。咱们还是不见面为妙。”格瑞从车上下来,左手持刀,摆好战斗的姿势,蓄势待发。雷狮和安迷修也开门下车,三个人并肩在一条线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焦躁不安。



     「你又一次拿走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格瑞。」


     丹尼尔的声音突然空灵起来,仿佛在吟诵圣经一般神圣虔诚又不可冒犯。这就是来自真神的威压。



     “这小子不是道具吧,哪有拿走这一说法。”雷狮毫不留情地讥讽道,丹尼尔金色的眼睛稍稍转动,与雷狮对视两秒,随后眉头稍微舒展了些。



     「这张脸可真让人怀念。」



     就在四个人僵持的时候,银爵从传送门中缓缓走出,锁链像听话的毒蛇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随后立刻飞向格瑞。


     格瑞一刀弹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雷狮很明显地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安迷修倒是悠然自得。



     “丹尼尔,回头帮紫堂幻向他哥哥带句话,他想他。”银爵说完便闪电般地冲出去,黑色的雾气萦绕在他身边,锁链和刀刃碰撞擦出的火花在黑夜里格外明显。



     「过来,金。跟我走。」丹尼尔以命令的语气对车里的金说道,安迷修眉头一皱,趴在车窗上对金说道:“别听他的话,那是言灵!我们都被拖住的时候你赶紧开车走,千万不能被抓住,你要去的地方我待会用异能告诉你。”



     “那你们呢?!”金似乎十分焦急,“我要丢下你们一个人逃走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家两个孩子会帮你的,他们知道的比你多,能带你去正确的地方。”安迷修说完,指使两把剑腾空飞起,剑刃化作黑夜中的两道流星以惊人的速度和丹尼尔缠斗起来。


     天使的翅膀弹开剑刃,奇怪的符文包围着丹尼尔,那圣洁的光芒让四个人都有些震惊。



     「丹尼尔,格瑞要活的。法芙娜已经为他准备好了。」



     脑海中回荡着上级的声音,丹尼尔苦笑一下,随后伸手变出个防护罩盖住格瑞。银爵和格瑞的战斗被突然打断,随后银爵立刻反应过来,后退两步放出数条锁链干扰雷狮和安迷修。格瑞被包裹住,看不见的手在把他往传送门里推。


     “混账——!”雷狮立刻用电磁抬起废弃的坦克朝传送门丢过去,顺利制止了格瑞被拐走。


     安迷修的剑突然发光,荒漠瞬间变成冰天雪地,冰柱再次屹立在众人的视线里,雪花漫天飞舞。


     「你……挺了不得啊。」


     丹尼尔似笑非笑地盯着安迷修。


    「为什么要来妨碍我?」


     地上腾升起数道光柱,融化了皑皑白雪,击碎了高挺的冰柱。



     『就是现在,金,开车!XXX街30号,埃米和艾比在那里。』


      金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安迷修的声音,格瑞在混乱之中回过头冲金点了点头。



     『我们、再一次、逃亡。』



     金听见『他』这么嘱咐自己。


      于是他爬到驾驶座上,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到底,弹射般冲了出去。



     丹尼尔正准备把车拦下来的刹那,他的视线被剥夺了,安迷修蓝色的眼睛在黑夜中亮起冰冷的光。


     “休想。”



     格瑞的刀也斩开锁链和防护罩,在气浪中他的身影越发坚定不移。



     「…………好吧。」
 

     丹尼尔的羽翼合上,巨型法阵发动,银爵配合他用锁链形成了环绕中庭之蛇,将法阵的边缘层层包围,五个人谁也无法逃脱。


     此时再电击就只会命中友方,雷狮反而被束缚住了手脚,安迷修的双剑也因为法阵的原因乖乖回到了主人身边。


     此时此刻只有金是他们的希望了。


     『我已经告诉他位置了。』安迷修在心里对雷狮和格瑞解释道,随后所有人眼前一亮,令人头晕目眩的剧烈闪光刺痛了他们的双眼。



     再睁眼时,雷狮已经站在了牢笼里。那个曾经关押了他 不知多少年的牢笼,对面是伏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金色巨狼。



     “佩利!”


     雷狮抓住栏杆,随后被弹开撞到墙上,撞得他后脑勺生 疼。但是他立刻就爬了起来,再次冲到栏杆边。


     『…………雷狮…………老大??』


     金色巨狼睁开了他双色的眼。



     安迷修站在教堂的正中央,周围全都是身着铠甲骑着骏马的长枪骑士。



     『肃清开始。』


     骑士们说道,宛如傀儡般蜂拥而上。




     格瑞被固定在驾驶座上,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驾驶服,他尝试挣脱开,然而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


     驾驶界面亮起,两边伸出的固定装置穿透的他的血肉,血液样本被采集,法芙娜睁开了双眼。


     「不要反抗,接受法芙娜的意志。让它吞噬你。」



     「与之融为一体吧。」


     格瑞听见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怨灵一样喋喋不休。


     「我拒绝。」


     法芙娜变形成为巨龙的姿态,在荒野试验场里上下翻腾,以肆意之态奔跑跳跃,张开的血盆大口死死咬住训练机器人,像咬住猎物的猛兽。


     「接受我,成为我,为我献出生命吧。」



     「我拒绝!」



     格瑞脸上浮现出了紫色纹路,一直延伸到他的身体上,法芙娜开始吐“血”,紫色颜料般的液体撒了一地。


    那个天使做了什么,到底把他们三人传送去了哪里??

     思考着的同时,格瑞也知道,自己已经再度落入网中,如果他被法芙娜吞噬,就正中敌人下怀。


     法芙娜所吐出的“血”都是格瑞的血,神之结晶在疯狂运转来维持格瑞的生命,寒流和热流在血管里上下穿梭,让格瑞的身体一阵痉挛。


     动起来,动起来,动起来,不然就要死在这里——
 


     “给我,动起来!!”


     格瑞咬牙低吼,右手被覆盖的纹路淡化,他趁机活动右手推动操纵杆,法芙娜像撞在空气墙上一样猛然停止,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操纵杆仿佛有自己的意识,很难推动它,格瑞将自己刀变形成为丝线,密布在驾驶舱内,形成自己的空间,减轻法芙娜的威压。




     「他能成为第一个成功驾驶法芙娜的人。」



     站在远处观望的人微笑道。



     丹尼尔被送回笼子里,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Z站在笼子外看着他,寂静无声。




     到底结果会如何呢?


—TBC—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