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涅

咸鱼干,不想写东西,半A

Wizard(试阅???)

!:李白赵云兄弟设定,我只写他俩主角是因为我喜欢他们×

!:其实是看了圣女魔咒之后得来的…只想看看暴怒的子龙,顺便写一写巫师题材×实际设定还是参照圣女魔咒吧!

!:主惇云兰白,这个试阅部分只有惇云和云白云

!:对话偏欧美风格…OOC有,私设有,请注意!!!

   “快快快,病人送去抢救!”

   “我能跟着进去吗?!!!求你们了他是我弟弟!!!!” “抱歉先生,你不能,但是我们将全力抢救他。”

    医院的走廊昏暗,灯光一闪一闪,电流咔吱咔吱的声音清晰可闻。

    “冷静,龙。你弟弟会没事的。”

   “你怎么知道?”

    赵云红着眼睛瞪着夏侯惇,白衬衫上血迹斑斑。

    “我……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是,相信医生。”

    夏侯惇叹了口气,面色沉重,手术室的红灯熄灭,手术停止。

    “我很抱歉,赵先生,你的弟弟…………”

    医生话音未落,赵云疯了似的冲了进去。手术台上躺着的青年已经停止了呼吸,T恤被完全染红,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栗色的短发失去了光泽,在苍白的手术等下显得毫无生气。

    “你们他妈的干了什么!!!!!”

    赵云咆哮道,医院走廊上所有的灯承受不起高电流,纷纷炸裂。

     包围在手术室外的,是特警。

     “你看看你们这群混帐东西把我弟弟变成什么样了!?!?!”

     电流汇聚在赵云全身上下,他彻底失去了理智,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我们杀死所有出现在这个城市的恶魔,甚至拯救了整个世界,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好的,夏侯,我知道你并不乐意看到这个场景,但是我不想再做好巫师了。全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强大的电流汇率在了一起,接着,赵云将其转化为了电磁炮,笔直的穿过整个走廊,将这片走廊化为废墟。

     “我就知道,他和他的弟弟是恶魔!!巫师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医院外的闹事群众扯着嗓子嘶吼,记者们努力想挤进医院拍下那扭曲的一幕,多家电视台同时直播,场外一片混乱。

     愤怒过后,赵云绝望的瘫坐在手术台边,握紧了弟弟已经冰凉的手。

     “自远古而来,回应我的呼唤,仅此一件事物作为交换……交换物是我自己,让逝者回归。”

    “你疯了吗子龙!!?你在使用咒语来起死回生!?”

    “我不知道它会有什么效果,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情况下编的……我希望能时光倒流,倒流回最开始的时候,我要改变一切……我要让太白回来………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

    手术室里鸦雀无声。两个人沉默着,僵持着。

   
    “太难了。放弃自己最重要的人太难了。”

   赵云低头说道,将脸贴在弟弟的手上。

   “你有想过我吗?当我失去你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夏侯惇开始不知所措起来,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我知道……我同时伤害了两个重要的人。但是,我会做到最好,扭转一切,胜利归来。”

   “你觉得,再一次轮回,我们还会再相遇吗?甚至,像现在这样?”

    巨大的时钟浮现在城市上空,一切开始倒退流转,退回最初的那天。

     “我们还会再见的。很快。” 赵云在消失前说道,带着抹意味不明的笑,化成了金色的粉尘。

     夏侯惇的喉结动了动,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同样消失在了时间逆流的漩涡中。

   

    

     2000.5.4

    赵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墙上的时钟是两年前的那款,他落定了一颗不安的心,松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接着他的手碰到了头发。

     等等,头发???

     一脸茫然的赵云低下头,看到了垂在胸口的两搓长发。

    
    
     这是什么?副作用???这个魔咒不是他自己编的吗???

     “看来还得改良一下…………” 赵云叹了口气,爬下床去换衣服。今天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李白从旧金山回来的日子,也是两个人团聚之后巫师血统和「力量(power.)」觉醒的那一天。

     更是所有事情的起源。

     “好的,还有五分钟,他就要到了。”

     赵云从楼上慢悠悠的走了下去,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接着回到客厅窝在沙发上倒计时。

    
      五分钟后,门被打开了。

      “有人在家吗???” “在客厅。” “你不觉得你应该出来迎接一下许久未见的弟弟吗?或者给他一个拥抱?”

     李白提着行李箱站在客厅的门框边,赵云心头一颤,想到两年后的今天,想到停止呼吸身体冰凉的李白,就从沙发上跳了下去:“你确定要我一个退役雇佣兵拥抱?” “当然。这次的回家之旅没有一个欢迎仪式就不完美了。”

     李白张开双臂,和赵云拥抱了一下。

     “我们能不说英语了吗?我当初英语是所有学科里最差的。” 赵云挑眉,从上到下审视着李白。“哦,哦,行。一时间有点错乱…还有,我们才多久没见,你就长发及腰了???最近很流行这个发型吗?”  李白把外套挂在晾衣架上,穿过门廊进了厨房,赵云紧随其后:“只是想改一下造型。”

     “还有,你说的‘才多久没见’,记得吗,我们实际上三年没见面了?你忙到甚至连圣诞节都不能坐飞机回来。”

    “我很抱歉,sweetie.” 李白径自到了杯水,露出了一抹坏笑。 “别恶心我。”赵云摇头,“呃你知道怎么扎头发吗?”

    “我没有留过长发啊?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试试帮你扎一下。” “可以。”

    十分钟后,赵云捂着脑袋蹲在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李白拿着橡皮筋一脸愧疚。

    “我很抱歉,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你还好吗?”

   “在我看到被你揪下来的头发前,我还是很好的,现在,拿着橡皮筋离我远点谢谢。” 赵云满脸痛苦,李白从丢掉橡皮筋跳到赵云旁边的位置上,揽住了自己的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拜托,别像隔离细菌一样隔离我好吗?哥哥?”

    赵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最怕李白跟他软下语气说话。

    
     “我拒绝。” 至少让我做一下最后的抵抗。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哥哥!看!我举手投降了!看!!”李白一脸无辜,努力的瞪大双眼,赵云深吸一口气,举手:“现在,轮到我投降了。”

    “你可以荣获世界上最好哥哥的金牌。好的我饿了,时差刚倒过来,介意一起吃个早饭吗?”李白比了个大拇指,指向门外。

    “为什么不?” 赵云从沙发上站起来,李白也跳了起来:“我去拿外套。”

     一切都在按着预料中的发展,除了我没有学会扎头发。赵云想到,不由自主的翻了个白眼,接过李白递来的外套,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相同的方向发展。

    除了藏匿于阴影中的人。

   .TBC.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