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涅

咸鱼干,不想写东西,半A

直到黎明

!:根据今天自己的经历改来的

!:写出来……或许我是希望能够收获一个逆flag,明知这是不可能,但我还是想迷信一回

!:感情描写多,甚至有些矫情,?ooc慎

!:扁鹊第一人称视角

 
    我,和那家伙分手一个月零四天了。为什么会记的这么清楚,我也不知道。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传来了震动,打开锁屏发现他给我发了消息。

    关于某个痴缠着我们两个人不放的女人的消息。

    那家伙表示出了极大的不乐意和无奈,并说以为那个女人喜欢的是我。

    开玩笑。

    我轻轻哼了一声,迅速回复了他的消息。聊的并不多,最后以「我要治疗患者」为由收了尾。


    庄周他,在我们分手以后变了很多。然后我骤然发现,其实我并不了解这个人。之前所有的对话,都是他履行作为一个伴侣应尽的责任而配合我的产物。

    这么说来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我们在这种责任和稀薄的喜欢下度过了两年,直到他遇到了自己更「喜欢」的某个人。

     接着,我选择了离开。

     想到这里,我的心被猛的揪住了。非常痛。甚至传来了阵阵的麻痹感,以及难以言说的酸楚。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没什么感官的人。就算被信任的老师背叛时,心脏也没有这么难受过。

     “阿缓。”


     突然就想起了这家伙呼唤我的语气。

  
     很难受。

     突然就意识到这个人随时都有被夺走的危险,我开始不安。

    明明一开始说分手的是我。

    自作孽不可活。

    人,对于轻易到手的东西总是不会珍惜的。
 

    这点我心知肚明。

    我将桌子上的文件卷起来,打算随意扔进抽屉里时,突然又愣住了。

    满抽屉都是他送我的小东西。


    满抽屉都是他给我的回忆。


    我拿出了那个银色带蓝色花纹的小盒子,将里面的手链取了出来,再次戴在了手上。

    明明知道没有了再度重逢的可能。但还是迷信的将它戴回了手腕上。就像再度使用那个特别定制的马克杯一样,带着某种微小的祈愿。

    但心底还是知道。

    我已经放手了。


    窗外刮着大风,一场暴雨刚刚席卷了整座城市,地面上还残留着雨水的痕迹,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腥味以及雨后才有的某种特殊气味。

    我将自己摔进浴缸。匆匆泡完热水澡以后穿着睡衣站在窗前。

     房间被窗外的路灯照亮了些许,夏日的夜风将我的短发飞快的吹干。


      每一个难以入睡的夜晚我都在期待着黎明的快速降临,每一天的夜幕降临我都在期待着日子就这样飞速度过。

     如果一个月不能忘记你,那就两个月,三个月,一年,两年…

     直到在你心中我的身影模糊不可见,直到你的每一个信息都无法在我心中激起微小的浪花。

     直到我人生的黎明到来。

     永无止境。

——————————————————————————————

     写出来以后真的好多了。或许在我眼里,一段感情就是这样的不负责任,喜新厌旧。一方错误堆积久了,另一方选择离开,两败俱伤,相互难忘,直到一座火山化作一潭死水。

    没有破镜重圆,只有分道扬镳不再相见。

    真是……痛苦难堪啊。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