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涅

咸鱼干,不想写东西,半A

噩梦时刻

   !:三对cp不同的做噩梦后的场景

   !:文笔不好,ooc有,不太擅长大老爷们的恋爱😂

   !:排版坑爹

   兰陵王x李白的场合

    高长恭和李白几乎是同时睁开的眼睛。两个人略微急促的呼吸声在漫漫长夜中是那样清晰,但,两人的身体仿佛被石化了一般,维持着工整的睡姿,纹丝不动。

     “高长恭。” “嗯?”

     良久,李白发话了。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彼此彼此。” 高长恭轻声道,床铺传来了微微的震动,李白和高长恭同时转身面对面侧卧着。

      “你瞧,我在。” 李白嗤嗤地笑了两声,对自己的梦境闭口不提。高长恭难得地翘起了嘴角,眼珠一转,忽然道:“会唱歌么?”


       “唱歌……谁不会啊。” 李白挑眉,“想让我唱歌?” “嗯。” “要报酬的。竹叶青一坛。”

       “上次不都还巴巴的盼着天子笑吗?”高长恭叹了口气,“行。给你弄来。” “成交。我也不会什么歌,就自己瞎编,爱听不听。” 李白拿食指点了点高长恭的眉心,“我唱了啊。”

       繁花逞娇呈美,蝶群目迷五色

      
        石火风烛,朝生指君誓天

        同此天上天下永世共生

       (歌词源自ichu曲目 花蝶风月)

        李白唱的真不多,那声音低沉而柔和,似是要融入夜空一般,带着温柔透明的情感,引人入睡。

        高长恭合眼,尽力挥去脑海中国破人亡,烽火连天的残酷景象。李白似乎察觉到了高长恭的不安,精神一振,把噩梦抛之脑后,转移注意力专心安抚自己的…爱人。

    
        像是哄婴儿入睡一样,李白笨拙的环抱住高长恭,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嘴里哼着不知道从哪家大娘那里听来的哄孩子的小曲儿,惹得高长恭想笑。

        虽说李白风流倜傥年轻有为,但像这样认真喜欢一个人,花尽心思安抚人心肯定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高长恭伸手,将李白捞进自己怀里,将下巴抵在李白毛茸茸的脑袋上,沉声道:“你刚刚唱的那几句话,再唱一次我听听。” “嚯,翻倍啊翻倍,还再来一次…真是。” 李白拍拍高长恭紧实的后背,不动声色的笑了。

       繁花逞娇呈美,蝶群目迷五色

      
        石火风烛,朝生指君誓天

        同此天上天下永世共生

        ……


        庄周x扁鹊

      
      扁鹊从梦中惊醒,翻身坐了起来。黑夜里,庄周的蝴蝶在闪烁着微弱的蓝色光辉。

       窒息感挥之不去。山洪爆发时山崩地裂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师父露出的残酷笑容,像是一把锋利的剔肉刀一样,剐在心头,刺痛不已。


      这即是扁鹊复仇的动力,也是他心底挥之不去的阴影。


       “醒了?”庄周迷糊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扁鹊淡淡地嗯了一声,并不打算多说一句话。“呼吸急促啊,做噩梦了?”

        庄周伸手,蓝色的蝴蝶扑棱着翅膀落在他的指间,带着那清冷的光辉,映在扁鹊的眼睛里。

        “我不多说什么,观念不同,怎么样你都不会听进去的。”说着,庄周从背后抱住扁鹊,硬生生把他拉着躺下,“但是,别老给我钻牛角尖,好吗?”

       “嗯。”扁鹊应了一声,反问,“你不问问我做的什么梦就这么说,真的好么。” “你能做什么噩梦呢?无非就是你的过去。”庄周笑着把手放到扁鹊的胸口,划了个圈,“能让你这样的,也只有你过去的事情。都说庄周梦蝶,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梦这种东西。”

      “那也别趁机占我便宜。”扁鹊把胸口那只不安分的手扯下去,“继续睡你的觉。”


       “嗳呀,被发现了。晚安。”庄周轻声笑道,就这样从背后抱着扁鹊,一觉睡到天亮。


      夏侯惇x赵云

     这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和别人一起睡的习惯。就算现在他们在一起了也是各睡一间,从不腻歪。


      这天夏侯惇做了个该死的噩梦。

      这时候他体会到了老婆的重要性。老婆就在隔壁,可是他不敢过去。说不定赵子龙一大火从床底下掏出把长枪就刺过来,那不是闹着玩的。

       “哎……” 夏侯惇拎着自己的眼罩,转手帕似的用食指顶着呼呼呼转的飞起。只听见隔壁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吓得夏侯惇浑身一怂,凝神听着隔壁的动静,过了好半天,才听见赵子龙的一声粗口。

      接着,夏侯惇就听见赵子龙噔噔噔跑自己房里来了。

       “媳妇你还好吗?” “里边去。”


       按道理来说,两个人第一次同床共寝应该是很令人激动的啊,可为什么他夏侯惇一点都不激动,反而有点尴尬呢?

        俩大老爷们,挤一张床上,又不是才开始谈恋爱的小情侣……不对也没差……可他们是佣兵,习惯了各种恶劣环境,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最大限度的让自己得到休息,可偏偏没有跟对象睡一张床过。


        为了缓解气氛,夏侯惇清了清嗓子,道:“怎么,做噩梦了??” “嗯。”赵子龙背对着他,轻轻哼了一声。“什么梦啊能把你吓成这样?” 夏侯惇凑过去,一脸好奇。

        “别逼逼。睡觉。” 赵子龙犯了个白眼,突然就觉得夏侯惇跟曹操真像,特别是表情上,那种独特的韵味令人难以接受。


       “你做噩梦了我安慰安慰不行?好歹算你对象啊。”



        “你能安慰什么?” 赵子龙挑眉,话音未落就被夏侯惇扳过身子,给强行堵住了嘴。接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像这样抵抗倒还是头一回。


       “咳……哈,你干什么?!”

       “大老爷们的安慰方式咯。”夏侯惇笑的有点痞,但不得不承认他这样很令人为之心动。

        赵子龙无言,轻飘飘捶了一拳在夏侯惇胸口:“睡了。”


        “哦!”这回,夏侯惇笑的灿烂,心里的阴影不翼而飞。

        于是一夜无言。


    fin.



     啊不自觉通宵了我好困……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