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涅

咸鱼干,不想写东西,半A

当这群人喝醉之后

     !:被喂了好多口安利心血来潮的产物


     !:文笔特烂

   

     !:OOC有,人物把握不定


     !:各位当个睡前故事看看就成



      这天一仗结束,李白拉着高长恭去喝酒。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结果半路上遇上了同队的夏侯惇还有赵云,得,李白和夏侯惇算酒友,一见面就相互招呼共同去酒楼。



     高长恭叹了口气,和赵云交对视一眼,同时耸了耸肩。



      长安西市歌舞升平,热闹非凡。四个人去了最热闹的一家,老板和李白是熟人,上来就招呼老一套,顺便送了几碟下酒小菜。


 

       到二楼遇到了在这里喝茶看戏的狄仁杰,还有李元芳。



       小孩子跟着一起来真的好吗……



       场面演变成了所有人坐在一个雅间里拼酒。这时候的高长恭才跟李白处对象没多久,还不知道自己对象喝醉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都是大老爷们,小酌几杯之后就放开了,只不过李白和夏侯惇是直接拿酒坛子喝的。狄仁杰眉角一挑,有不祥的预感,捞起坐在旁边吃糖的元芳塞进自己怀里,捂住了眼睛。



      果不其然,五坛过后,李白面色潮红,一双蓝眼熠熠生辉,宛如一潭春水,整个人都歪进了高长恭怀里。



      正当所有人以为要少儿不宜的时候,突然一下,长剑出鞘,李白的食指与中指并拢,轻轻挥了一下,剑在空中挥舞出一道凛冽的剑痕。赵子龙起身准备夺下李白的剑,结果只听哐当一声,剑自己落了地,李白扒在高长恭身上,在他耳边大吼一声——



      “子美兄啊!!!!!!!”



        在场所有人为兰陵王的耳朵默哀。

 


       “何事?”高长恭一边揉着耳朵一边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处对象了!”李白一脸茫然,大力拍着高长恭的肩膀。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就疼啊……青莲剑仙喝醉之后,就是祖宗,得供起来。



          高长恭继续问道:“谁?”“兰陵王高长恭。”“人怎么样?”“……帅。”“还有呢?”



           套路,都是套路!!!!



          ”你不知道……他老不让我喝天子笑……那不是最上等的美酒么……还有啊,一言不合就把我从草地上扛起来带回去……我睡午觉诶……“


 

          狄仁杰沉思了半秒,把元芳转了个面,让他把脸靠在自己怀里,用手堵住元芳的耳朵。



        ”?????狄大人,怎么了????“ “辣眼睛,辣耳朵。”



        “太白兄,他是为了你好。”高长恭套路够了,把李白从自己身上巴拉下来,给他弄了个膝枕。这长木凳也真够长的。李白嗯了一声,睡得不省人事。



          没了李白,场上安静了不少。



          当所有人以为就这样可以散场的时候,夏侯惇又懵了,整个人趴在赵子龙背上,直嘀咕:“媳妇你说隔壁韩信是不是对你有意思,还有那个吕布……哦,貂蝉也是……老子情敌怎么那么多……”



         赵子龙没说话,吹了声口哨。



         庄周骑着鲲,载着扁鹊就来了。对,他是从底下直升上二楼的。



        “这不那谁吗,你的鲲还是双骑的啊???”夏侯惇踉踉跄跄,准备过去凑个热闹,扁鹊一瓶醒酒药就直接砸他脸上了,效果拔群。



          “记得给跑路费,鲲的鱼食好贵的。”庄周笑眯眯地揽住扁鹊的肩,后者漠然的又扔了两瓶醒酒药给兰陵王,然后鲲一甩尾巴,载着两个人直接飞走了。



           我靠你这当着我的面在长安骑鲲,还是飞的,几个意思。狄仁杰想都没想,拖着元芳,银子往桌上一丢,执行公务去了。



          赵云看夏侯惇还是糊的,面无表情的又往夏侯惇脸上糊了瓶醒酒药。



         妈的下次再也不跟你们一起喝酒了。

评论(12)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