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吃大纲

组合家庭·续

    !:天知道我为什么停不下来了!!!


    !:OOC OOC OOC我流剑帝旧剑,慎入


    !:此时的高文还是个14岁的孩子,嫩得能掐出水


    !:我想养猫,我想养猫,我想养猫



    

    亚瑟婚姻的破灭源自于他和桂妮薇儿的争吵。



     她哭泣着,大声嚷嚷着说受够了亚瑟不懂浪漫、刻板的样子,和他在一起一点回忆和值得纪念的日子都没有。



     亚瑟被她吵的头疼,坐在沙发椅上不想说话。桂妮薇儿看他毫无反应,冲到楼上拎着行李就准备走。



    “亚瑟潘德拉贡,我受够你了。离婚,咱们就此别过。” 她的神情冰冷又骄傲,像个高傲的皇后。亚瑟原本拦着桂妮薇儿的手放下了,问她什么时候托律师签离婚协议。



    “三月十五。”桂妮薇儿毫不犹豫,那是他们结婚的那天,这个女人发起疯来也着实狠毒。



    于是三月十五那天,律师们带着协议离开,亚瑟和桂妮薇儿彻底恢复单身。桂妮薇儿立刻跑去和她年轻的情人环球旅游,留下亚瑟一个人在伦敦的雨雾中漂泊。



     他面对空了一半的房子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许多少女为他英俊潇洒的容颜倾倒,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的理解他,都带着自己美好的幻想靠近亚瑟,实际上相处之后才发现原来他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又倒头来指责他。



     女儿莫德雷德在寄宿学校收到短信之后被老师们连哄带骗地送回了家中,和她的父亲大眼瞪小眼。



     亚瑟潘德拉贡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尴尬中。女儿和自己并不亲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照顾孩子,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家里那么空旷——好吧他确实想和莫德雷德搞好关系。


     他仿佛能听见姐姐的嘲笑,说他一如既往的不懂人心无药可救。



    “爸,我想养猫。” 莫德雷德向自己的父亲申请道,亚瑟挑眉看了她好一会,直到莫德雷德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踩到了自己这个常年不见面的父亲的雷区时,她听见亚瑟说:“好。”




     于是莫德雷德兴奋的蹦了起来,跑去和隔壁家养猫的老太太宣告这个喜讯,随后她就从太太那里抱了一只猫回来。


     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孟买猫,眼神犀利,动作轻盈敏捷,是抓老鼠的好手。

     直觉告诉亚瑟,那不是一只适合当宠物躺在人类大腿上撒娇打滚的猫。也许正如他的女儿那样,并不适合当一个传统的淑女。



     亚瑟深觉头疼。


     枯燥无味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有余,刚开始回到家里还心惊胆战的莫德雷德已经开始在家里上下翻腾,还学会了在夜里跑出去和朋友们聚会。




     亚瑟对这一切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唯一乖巧陪伴他的竟然是那只并不适合当宠物的猫。


 
     猫咪对他的指令总是随叫随到,十分的听话乖巧,除了偶尔会拿家具磨爪子,其他的都很好。



     也许是因为养了只乖巧听话的猫,亚瑟竟然鬼使神差的学会了出去购买猫粮猫砂,还会无意识的看那些宠物穿的衣服。



    这天亚瑟准备去给猫咪买猫砂,心情轻松愉快的他决定先去附近的咖啡店坐一会。



    当他推开那家咖啡店的门,里面坐着的人让他浑身上下血凉了半截。




    他的前男友,卢修斯西贝流士正戴着眼镜在座位上看报纸。似乎是感受到了亚瑟的目光,卢修斯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带着诧异和尴尬持续了许久。



    此时的店里居然坐满了人,只有卢修斯的对面还空着。服务员过来询问亚瑟是否能和那边的先生拼桌,亚瑟尴尬的点头,大脑一片空白。


     两个男人坐在一张小方桌前大眼瞪小眼,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呃……好久不见。”亚瑟打破沉默,尽力掩饰起来自己抽搐的表情。卢修斯放下报纸,顺着亚瑟的话题往下走:“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他什么时候学会这种英式寒暄的????



     亚瑟的呆毛跳动两下,暴露了他内心的震惊。卢修斯盯着那根呆毛看了许久,直摇头:“看样子你过得不怎么样啊,阿尔托利斯。”


     哦,这该死的前男友心态。仿佛世间万物都有着一堆堆的定律——此刻他们就陷入了「老情人重逢攀比谁过得更好」定律中。




    “你不是回罗马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在这儿?”




     “工作原因,现在我被调到英国分公司了。”卢修斯摊手,脸上写满了「还是罗马好我要回罗马这鬼伦敦怎么一个月30天有28天都在下雨」的怨念,“难得相遇,一起吃个午饭?”



    “好。” 作为合格的绅士,作为朋友,亚瑟非常迅速的答应了。他们一起离开咖啡店,去了家环境安静的料理分量十足的店里。



     还是一如既往,亚瑟吃的开心,卢修斯在他对面吃猫食似的一沾就饱。想当初他那猫一样玲珑小巧的胃惊呆了亚瑟,也成了亚瑟眼中卢修斯为数不多的萌点。



    两个人聊了分别之后的情况,工作上的烦恼,遇到的奇人趣事,就像他们是从小长到大的朋友那样相互理解,温馨和谐。



    谁都不知道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天天吵的翻天覆地,气的摩根直接抄起她那瓶雕牌香水给他俩脑袋上一人来了一瓶子,扬言如果他们再吵架她就把她所有的高光和古铜粉拌进他们下午茶的苹果派里。



    “对了阿尔托利斯,你有没有认识的人在出租房子?”卢修斯突然发问,亚瑟愣了一愣,随后摇头。



   “我现在住的房子里有房客说在闹鬼,每天晚上疑神疑鬼吵的不能工作,所以我想换个地方住。”



    真是个绝佳的理由。亚瑟想道。



    他看着卢修斯那凛冽漂亮的双眼,突然想起了自己养的那只孟买猫。空旷的房子里已经彻底没有了一些人的生活痕迹,莫德雷德每天不见身影……




    “要不要过来我家里住?正好桂妮薇儿和摩根搬出去了,有很多空房。”亚瑟向卢修斯发出了邀请。



     这句话真的是出人意料。也许只是因为他不想一个人,  又或许是他出于情分提供给老情人一个居所——不过无所谓了,管他的。



     “你要是不嫌麻烦。不过桂妮薇儿搬出去了是什么情况?”



    “我跟她离婚了,她劈腿。”



     亚瑟的表情表示着他根本就不想再提这档子事,卢修斯随后乖乖地闭上嘴,拿起账单去结账。



     当晚,安顿好所有行礼的亚瑟看着不再那么空旷的房间,心情有些复杂和鬼畜。



     猫趴在卢修斯的电脑上左闻闻右闻闻,还咪地叫了一声。



     所谓引狼入室,莫过于此。



    高文听完自己两个舅舅复合的故事,心情顿时也变得复杂了起来。亚瑟还在书房里逮着莫德雷德一阵教育,卢修斯却抱着猫满脸轻松。


   “莫德雷德……我过来的时候她有什么反应?”




     高文问道,头上那根祖传的呆毛跳了跳。



    “她说……要么你死,要么她死,再不然同归于尽。”



     呀呵,我都不知道我和我妹这么心有灵犀。高文眉头一皱,转眼间换上了灿烂阳光纯真无邪的笑脸:“那她的晚饭我也可以替她笑纳了?”

    “高文你敢!!!”莫德雷德在书房里咆哮。随后她的声音被亚瑟给盖了过去,劈头盖脸迎来一顿洋洋洒洒的长篇演讲。



    “你的房间也在二楼,东西都齐全着,电脑也有,还有缺的就跟我和亚瑟说。”卢修斯抱着猫站起来,趴在他脚下的法尔斯也起身摇着尾巴,似乎是想吃狗粮了。



     莫德雷德从书房里垂头丧气的走出来,一把抢过桌上的纸袋,冲高文做了个鬼脸,跑回自己的房间打游戏去了。


     “都是你给惯的。”亚瑟长叹一口气,无比头痛。卢修斯把猫放下,拍拍亚瑟的肩膀,说:“往好处想,你不用担心亲子关系。”




     高文坐在他俩中间的地毯上,感觉自己把法尔斯的晚饭给抢了。回到房间里头,他在抽屉里发现了他母亲那瓶用来砸过两位舅舅的香水,和一块已经碎了一半的高光。



     看来他那优秀的母亲言出必行。



     —fin—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