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吃大纲

组合家庭

    !:OOC OOC OOC我流剑帝旧剑,图个开心


    !:别喷,别打脸




   高文被摩根抛弃还是十天前的事情。他美貌如花的母亲一脚踩在法拉利的油门上扬长而去,留下高文和他们家年老的狗狗法尔斯在房子里饥肠辘辘的面面相觑。




   哦,饥肠辘辘的只有他高文。法尔斯好歹还有狗粮吃,而他却只有一袋又一袋的土豆。




   摩根潇洒离去的第五天,高文几乎要吃吐了那些剩饭剩菜。他还是少年,还在长身体,却受到如此待遇。





   正当高文气息奄奄,躺在地板上试图用睡眠掩盖饥饿时,大门被天使打开了。





   啊,看哪,是金发碧眼纤细高挑的神。来把他从饥饿中解救的神——





   实际上是他的舅舅,亚瑟·潘多拉贡被姐姐无故抛弃外甥的行为给激怒了。于是他毅然领养了他可怜的外甥,决心带他回自己的别墅住。




   “阿尔托利斯,我觉得你的外甥没气了。”红发男人捏着高文的脸左看右看,捏的他脸疼。




   然后高文想起来了,自己小时候,也就7年前吧,被这个男人捏脸的恐惧。那时候的他又小又软,被他舅舅抱着爱不释手,红发男人一边念叨“小孩子哪里可爱”一边过来捏他脸。疼得小高文直哭。




   得,他舅的第一任男友,也是唯一一任男友,卢修斯·西贝流士。




   合着他的桂妮薇儿舅妈告辞了啊。





   “卢修斯,放开他。他要没气了那都是被你掐的。”亚瑟走过来蹲下,轻轻拍了拍高文的肩,“高文,还能走吗?跟我回去。”






   我想,但是没那个力气。高文躺在地上直翻白眼,亚瑟上楼去,用十分钟的时间给高文收拾好了所有家当——包括法尔斯的玩具,然后下楼把行李箱丢给他的男朋友,扛起外甥就往外走。





   法尔斯见势不对,也跟着窜出了门。他们上了一辆看上去大到不行的吉普,开着车一路向前,车速惊人,直奔家庭餐厅。





   于是桌子上摆满了饭菜,亚瑟和高文大快朵颐,卢修斯坐在那里跟吃猫食似的。在吃了一整盘黑椒咖喱牛肉芝士意面以及若干份牛排、汉堡肉、沙冰奶昔等食物后,亚瑟终于清清嗓子开始跟高文解释。





   “是这样的,你妈嫌我烦,翘家走了。”




   晓得,她不仅嫌你烦还嫌弃我胖。高文塞了满腮帮子的食物,一边想。亚瑟看了眼一旁满脸坏笑的卢修斯,继续面无表情的解释:“然后我成了你的监护人,现在你就搬过来和我们,以及莫德雷德,你妹妹,一起生活。”




   草泥马,杀了我。




   高文差点噎着。他亲妹莫德雷德跟个猴似的,贼皮,皮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蝉联十届阿瓦隆不良少女冠军,至今无人能撼动她的地位。





   “舅妈呢?”于是他含糊不清地问道,纯粹是为了噎亚瑟一下,不然就这么跟莫德雷德挤在一个屋檐下他不甘心。





   “你舅妈跟别人浪迹天涯去了。她就不该跟你舅结婚,浪费三年光阴不说,结果还是我笑到最后。”卢修斯跟旁边补充,亚瑟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脚,看的高文都心惊胆战。





   “那我喊你什么?”





   “一样,舅舅。”卢修斯面不改色,“我跟你舅才领证,三个月。三真是个好数字。”




   我也觉得。高文默默吐槽,亚瑟不动声色的翻了白眼,然后拖过卢修斯的蓝莓沙冰开始吃。一旁的服务员看着满桌子的空盘满脸惊恐。





   所以他们是为什么结婚的?高文陷入沉思,但他决心先消灭眼前的土豆泥。饱腹要紧,生命可贵。




   晚上六点,他们三个开着车回到亚瑟的别墅里。莫德雷德正在房顶上看日落,看到车子开进院子里停下,一个激灵赶紧往下蹦。



   高文目睹亚瑟怒气飙升,有点害怕。卢修斯按着亚瑟,一连串的“冷静”直往外蹦。完求,他妹又惹麻烦了。




   “莫德雷德,给我下来!现在,立刻,马上!”





   亚瑟直接把头抻出窗外咆哮,震得高文一个激灵抱紧狗子瑟瑟发抖。卢修斯则在一边给莫德雷德发了个短信:『爸爸也救不了你了,加油。』




   高文的组合家庭生活就是这么拉开的,当然十四岁的高文绝对不会想到,当年那个拐走他舅妈的男人在几年后拐走了自己。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