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吃大纲

Darling in the cage【金瑞,后期含安雷】

       !:看名字就知道肯定是参考国家队的梗……其实也没有

       !:有些R18的设定和描写!不喜右键出门!观看时请注意背后!

       !:设定之后会单独码出来,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看

        !:OOC OOC OOC,说三遍 以及原创路人出没请注意


        !:我英语不好所以里面那些语法错误就当他不存在好吗❛‿˂̵✧



        在这个金色的鸟笼里,无论你是不是实验体,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重要的是做好你自己,否则将来有一天你脱离鸟笼时,你会变得连人都不是。



        他是被这么告诫的。




       “他又倒了!!!急救员!!!!担架,担架!!!!我需要除颤器!!!!”



       “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子禁止GRAY的一切训练、实战行动!!!给老子把GOLDEN叫过来!!!”

 

        格瑞躺在手术台上毫无生气,白发随意披散着,散发着苍白的光辉。身体因为除颤器而剧烈跳动。在连续电击之后,停跳的心率终于恢复了。



        所有医生松了口气的同时在心里把格瑞骂了个百八十遍。

  

        今天已经是第三十次格瑞进急救室了,他身为特殊机体部队的主力,人造的身躯看上去虽然很完美,但实际上却是个一开机甲兴奋过头就贫血缺氧甚至心脏停跳的麻烦货。

   

        是的,人造人格瑞,代号GRAY,机体编号ZT-E68。是个在训练途中都会一命呜呼的人才。


      “敲里吗,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再出事了啊!就这么一个宝贝成品,还想怎么样啊!!!”

 


       研究员小姐姐穿着高跟跪在病床前嚎啕大哭,她被调过来负责格瑞的训练才三天,已经被逼得连人形都没了。上一个辞职不干的训练员也是同样披头散发咒天骂地被扛出了基地,轻轻松松进了精神病院。




       “没事老哥别急,我已经把新实验体GOLDEN调来了,我们的春天就要来了!急救部可以放假了!”一旁的大胸美女研究员姐姐安慰着自己的朋友,虽然是个美人,但她也被格瑞的体质折腾的快没了人形。




       “蕾特(RED)我一直很想知道一件事。既然GRAY不是个完美成品,那为什么上头还要把他投入实战?”视频通话的男培训员说道。



        “格林(GREEN),头上投入上千亿的大研究不可能就这么报废。而且你也看到了,在没有任何人协助的情况下,GRAY一个人杀死了十五头‘阿鼻’。” 大胸美女蕾特指了指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格瑞,“那个数值是迄今为止任何驾驶员都无法做到的——除了现在已经进入休眠期的THE ROSE OF GOD.他人如其名,是神赋予我们人类抗争的玫瑰花,多刺华丽,却拥有最强的神力。”



        金色的玫瑰绽放在蓝天下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他还没有戴上“龙角”,那时候他还没有穿上战术高跟鞋。


      那时候他还没有浑身上下都是针管,也没有随身携带药片。


      那时候他每天都在生与死之间挣扎。曾一度因为疼痛而惨叫、痛哭,曾因为不愿意戴上“龙角”而拼命逃跑躲藏。


       事到如今,他也已经习惯了。


       那冰冷的温度,那痛苦的感觉,那谁都无法反抗的绝望——铸造了现在的他。


       失去至亲、孤身一人、驰骋沙场、浴血奋战、生死不顾的——


       GRAY(格瑞)。



      “等等,GRAY?醒了啊。你的作战和训练时间要再次订正了,在你的搭档(AIBO)到达之前,作为你的负责人,我禁止你进入训练室。”蕾特拿着IPOLX(一种外形和构造类似于IPOD的人体健康监控专用平板)向格瑞晃了晃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美手。


      格瑞罗兰紫的眼睛四下打量过后,勉勉强强活动了一下身体。



      手还能用,没有因为压迫到什么神经而失去控制。那么很好,可以继续实施行动。



      看到格瑞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抓住点滴架准备离开,蕾特一挥手:“绑住他,用药。不管说什么绝对不能让这混小子再爬起来了。那边,去问一下运输机,Golden(金)还没送到?”

     

    “是!现在就去联络!”


      金挤在椅子里,将一双笔直的美腿翘起来放在前面的座位上,嘴里还含着棒棒糖。


      “博——士——这个椅子好硬啊!坐的我屁/股疼!!”

      “忍忍吧。那边已经准备好你爱吃的水果、牛排和甜点了,今天不会限制你的食量,就当做是特殊待遇的一点点考验好了。”女博士扶了扶眼镜,同时也挪动了一下屁/股更换坐姿。可以看得出来她坐的也很难受。

 

     “我的搭档(AIBO)啊……是个怎么样的人呢?”金继续将腿抬高,和身体形成了一个直角,努力拉拉韧带,舒缓一下。


     “比你之前的紫堂(SHIDO)要好很多,绝对不会亏待你。他可是相当需要你,听好了,这是命令,之前的手册我觉得你没看,所以再告诉你一遍。”


     “不要试图对他使用CPR(心肺复苏)。没用的。他的衣服是特殊设计过的,拉开领带就能轻松脱掉,一手抬着他的头一手拉开他的衣服,同时也要让你自己尽量裸/露皮肤,贴在一起。必要时刻撬开他的嘴。KISSING,懂吗?尽最大努力接触皮肤供给体/液,没用的话就把他浑身上下亲个遍,尽量让你的体/液发挥作用。”



      金皱了皱眉头。

  

     “不要给我抱怨,你的体质注定了这份工作。再说了,是你想一日三餐吃喝不愁还有数不完衣服穿吧,那就给我忍着。”女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了三根棒棒糖丢向金。


      金瞪大眼,飞速接住糖,撕开包装,透明的糖果在阳光下散发着漂亮的光晕,金一口气将三根糖塞进嘴里,开心的吃了起来。



      “其实博士,我觉得紫堂没你说的那么坏。”金含糊不清的向博士说道,脸上却带着吃穿不愁的满足微笑。



     “那小子再不发挥作用,就要被回收了。反正也是个没用的个体,现在已经交给Silvery(银爵)处理。你也就别惦记着他了。”女博士满不在乎的闭上眼睛,揉了揉脸上的雀斑。



     银爵啊…………希望紫堂能坚持下来,直到我去迎接他的那天。



     金含着棒棒糖,继续转头看向窗外。




     因着太阳光被染成金色的云层看上去更加美丽绵软,像一场暖呼呼的美梦。也许会有鸟儿在云层下展翅飞翔,也许会有人在地面上仰望天空渴望飞翔……




      算了,和他没关系。




      金叼着糖将双手枕在脑后,感受到飞机的明显降落,突然有些期待。这是他第一次接触除了研究员以外的人,他可不想搞砸了这第一次见面。




      金把身上的兔绒外套向上提了提,解开安全带,把吊带袜调整了一下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不修边幅,接着又不停的折腾头上的贝雷帽。




     “博士!我准备好了哦!!”金兴奋的冲博士挥挥手,博士微笑着点头示意,飞机停靠在机场,舱门打开,博士带着金走下去。




      接着,见面的就是大胸美女蕾特和散发着宅男气息的格林。双方大肆寒暄了一番,说着金听不懂的客套话,让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办法立足在这群大人之间。




      算了,反正现在他也是合法的小孩儿。就不跟他们这群大人计较了。




     “那个!我的搭档呢?”金突然想起来这么件重要的事,连忙跑到蕾特面前询问。



     “啊……格瑞现在还在睡着呢,我们先带你去体检,给你通行证,然后再带你去见他。”蕾特用蹩脚的邻家大姐姐式说话方式安抚金,换来对方天真无邪的笑容。



     整个基地是用纳米材料制成,整体呈圆形,有橙色的运输管分布在表层,中心是防弹玻璃,共50米高,地上15层,地下还有15层。



      电梯像树枝和树杈一样横在每一层之间,每一层的边缘都有防坠落装置。金随着大人们站在电梯上,对这里的构造赞叹不已。




      格瑞的训练室在地下二层,而金此刻在地上六层。




      此刻的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新搭档,在体检脱衣服的时候都是快马加鞭单手脱衣的。



     没有了紫堂的陪伴,每天都和博士大眼瞪小眼,他快要无聊到爆炸。



     “身体各项数值都相当完美,brisk粒子也没有问题——很好。那么先给你个B级的通行证,之后的大门都会随着你的信赖度和工作能力提升而为你敞开。好了,我们去见格瑞吧。”



      蕾特将资料保存下来,挥挥手打开大门,带着金离开坐上直达电梯。



     金的心更加兴奋不安了。




     他跟着蕾特一路向前,越走越深,已经彻底感受不到阳光了。



    “好了,我们到啦。事先跟你说好,别问格瑞任何关于他过去的事情。放轻松,你很可爱,相信他会喜欢的。”蕾特安慰了一番紧张的的金,打开指纹锁。



    眼前的景象让两个人都惊呆了。



    格瑞正在换衣服。

 



    他将病号服随意的搭在床头,此刻正在穿内裤。




     蕾特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金则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格瑞,恨不得在他脸上盯出一个洞。




     然而格瑞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旁若无人的将腿伸进裤管,拉上拉链,将手从袖子穿过,系好领带,从床底下拖过自己的鞋,踩了进去。




     这无跟鞋突然从脚跟出将折叠的跟慢慢放了下来。金对这双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依旧在盯着鞋子看。格瑞则活动了一下腿脚,就向金和蕾特走来。




     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清脆的响声吸引了金,金抬头望去,漂亮英气的脸蛋和他距离不过十尺。而那干净的紫色眼瞳正微微颤动,在打量着他。



    “格瑞!!我说过你不要在有人来了的时候换衣服!!你怎么就是不听,给人添了多少麻烦啊?!”蕾特面红耳赤的尖叫道,金侧头:“没关系的,蕾特姐姐!我们以前都是这样,不用在意。”



    “但是这里还有很多女研究员!!你这样是会被惩罚的!!”蕾特依旧愤怒,叉腰就开始教训格瑞。



    “是您先进来的,我对此并不知情。”格瑞很平静的一句话怼了回去,怼的蕾特一个白眼翻过去,恨不得被气死。



     “你的搭档来了,好好介绍一下自己!这种错误不允许犯第二次!”蕾特伸手指向格瑞,格瑞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道:“我叫格瑞,是驾驶员。”



     “我叫金!是你的搭档兼急救血包——是这个称呼吧?”金冲格瑞伸出手,格瑞盯着看了半天,没有握手的意思。还是蕾特强行抓过格瑞的手,才完成了这尴尬的见面。




      “训练每天早上十点开始,十二点半停止一次,两点钟继续,中途会有补给的时间。”




     格瑞一边带着金往训练室走,一边说道。他的声音毫无波动,像是碎冰那样清冷。金一遍听着,一边打量着格瑞的行头,目光顿时就被格瑞耳朵上方黑色的两个尖角给吸引了。




   “诶格瑞,那个黑色的角是什么啊?”他好奇的问道。



   “龙角。(Dragon's,  horn)驾驶员专用的链结器,用于和机体进行神经链结从而达到活动机械的效果。”格瑞依旧平静,将手掌覆在屏幕上,大门打开,解锁。




     金依然在盯着格瑞,他的那件衣服太显眼了。连体衣,从脖子到肚脐出都是挖空的,只用领带来固定不让它敞开下滑,可以清楚的看到格瑞的胸肌和腹肌。




     一想到自己就要在这美好的肉体上上下其手,金就有些心情复杂。




     宽大的房间里放有模拟驾驶舱,格瑞带着金钻了进去,眼尖的金看见在进驾驶舱的一刹那,鞋跟又自己乖巧的折叠起来了。



    于是他开始说道——




    “格瑞!这个鞋好好玩!我也想要!”




     格瑞并没有理他,而是调整好姿势骑在了驾驶位上,龙角突然开始合并,并且朝着中间靠拢。一瞬间形成了黑色的护额,格瑞把它拉到眼睛上,调整了一下位置,又推了上去。



     金发现格瑞的发型上过发胶似的,看上去非常的清爽,和刚刚披着头发不同,甚至看上去有点像……芦荟。



     “Conective system.”




     “了解。”



     金坐在后座上,对格瑞浑身上下的配置惊叹不已。突然就觉得驾驶员好拉风,怎么办,在线等,急。



     “金,听的到吗?”耳机里突然传来了博士的声音,金连忙答复道:“是!听得见!”




     “按照我跟你讲的去做,你左手边的屏幕上会显示格瑞身体各项数值,右手边是心跳监测,一旦不对劲,立刻开始接触。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




     金看着两侧的屏幕,咽了口唾沫。冷汗从他的脸颊上滚落,他不由的有些紧张。毕竟之前紫堂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治好一切症状。





     啊,好像回去和紫堂吃pancake……





     正当金在心里碎碎念的时候,整个驾驶舱突然升高,并且颤动了一下,让他从幻想里惊醒,正前方亮起的大屏幕里无边无际的场上数十头铁角龙正在咆哮。




     “哇?!!呜哇啊啊!??!——”金吓得抓紧的扶手,而格瑞充耳不闻,直接抓住操纵杆冲了上去,机体奔跑的上下起伏感清晰的传到所有的器官,并且伴随着与铁角龙的正面交锋和碰撞,剧烈的撞击感让金的内脏都有些发痛。





      格瑞咬牙,一脚踩在踏板上,接着机体飞起一脚迅速踹飞了眼前的铁角龙,并且扛着巨大的宽刀,反手退后就是一记跳劈。




     上蹿下跳的晃动和碰撞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就算有安全措施也难免会撞到不得了的东西。幸亏金的体质就是强大的治愈能力,否则现在他就会和普通人一样在后驾驶座上因为内伤半死不活。




      格瑞感觉有点吃紧,他努力操作机体左右回避,在龙群中穿梭,时不时借助龙背,跳起来震飞周围围攻的小铁角龙,这也使得后座的金被颠的痛不欲生。




     消灭十三头铁角龙之后,格瑞的体力就有所下降,他咬紧牙关,回避跳起来试图泰山压顶的龙,迅速滚到空旷的地方,站起来开始奔跑,尽量拉着这只龙脱离大部队,其他的龙还在没头没脑的四处瞎撞。




     这只龙发出了低沉的咆哮,长长的尾巴向格瑞甩过来,格瑞迅速拉起操纵杆,机体瞬间跳起来,失重感再次席卷而来,金直觉得下腹一重,机体飞快的下落回地面。




     尚未来得及回避,龙尾巴就打在机体上,从右侧传来的强烈冲击让两人都有些内脏作痛,很快格瑞便一刀砍在尾巴根部,龙的凄惨嚎叫又激起一阵震动,吸引来了不少方才还没前进头绪的同类。




     格瑞见势不妙,飞快的跳上龙的背部,像骑一头暴躁的烈马一样,抓住龙的角,见机把刀刺入龙的脊背。





     金还没有缓过神,这视觉冲击和高管冲击太强大,让他有些应接不暇。




     腾地一下,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一样,回过神,看了看左右手面板的数值,格瑞的心跳已经开始紊乱,身体机能的各项数值也开始狂飙。





     此刻的格瑞正伏在驾驶座上大喘气,一边喘气一边咳   嗽,喉咙里还发出愤怒的低吼。



    “金!!快点!!!”



     博士突然在耳机里大吼。




     金从座位上滑下去,艰难的爬到格瑞背后,像骑摩托那样骑在驾驶座上,从背后环住格瑞,扯开他的领带。格瑞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似乎还有挣扎之意,但是金的动作更加迅速,立刻剥下了格瑞的衣服,接着迅速拉开自己的衬衫贴了上去。




     格瑞的后背滚烫滚烫,像是煮熟的虾,他再也扛不住,身体失去了控制,倒了下去,龙角也折叠收回,乖乖的待在原本的位置上。



     所幸金从背后抱着格瑞,他才没掉在地上。金努力将格瑞翻了个面,从正面压在格瑞身上,双手紧格瑞的脸颊。



     见他还没有苏醒的迹象,金只好掰开格瑞的嘴,犹豫再三过后,亲了上去。



     最大限度的肌肤接触、提供体/液……



     就像法式湿吻那样,尽最大面积的接触,贴合。和热恋中的情侣们接吻方式别无二致。



     虽然格瑞并没有回应。



     此时此刻的金内心如同万马奔腾,尴尬不已,虽然他知道其他的驾驶员和供给都会这么做,但他毕竟是第一次。



     在坚持一分钟后,格瑞终于恢复了,他的心跳开始稳定,身体的热度也开始降低,大有清醒之意。



    “OK,见好就收吧金,喜欢这种感觉也没什么不好,还有下一次,所以先不用贴着了。”



     博士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金吓了一跳,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抓包一般,迅速脱离,并擦了擦嘴。接着帮自己和格瑞穿好衣服。




     “博士,要我抱他下来吗?”



     “你那细胳膊细腿能吗?”



     金一听,劲头上来了,抱起格瑞就要走,结果忽略了自己还骑在驾驶座上,差点没摔着。


     “好了好了,不用勉强,已经有人过来了。”博士在耳机里安慰道,金一扭头,非要犟,调整好姿势,万般艰难的抱着格瑞从驾驶舱里出来。



    这玩意我不想再进第二次了……真的。




    金心有余悸的想道。



—TBC—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