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吃大纲

    !:某天夜里悲伤到不行的产物

    !:CP审判x叶枫


    !:病弱临死请注意


    这个房间非常宽大,就像在巴黎圣母院一样。宽大、空虚、一片洁白。



    除了一张床,除了输液架、透明的塑料针管,窗外在空中漂浮游动、优雅美丽的水母一个接一个从眼前飞过。


    美丽透明的身体,蕾丝花边一样的触须,就连游动都像是在翩翩起舞的纯白色芭蕾舞演员。


   叶枫伸长脖子,抬头仰望着无尽的穹顶。


    窗户打开着,风从窗口灌进来,吹动半透明的窗帘,吹动长长的输液针管,调速器打在输液架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他伸长脖子,颤抖着吐出一口长长的气,像垂死的小天鹅。


    美丽的蓝发宛如蔚蓝的海和天空。



    美丽的眼如同最好的坦桑蓝。


    伸出的手柔软又骨节分明,白皙到近乎透明,像窗外的那些美丽的大水母。


    左手的针头看上去很突兀。



    有勇气拔出针头吗?或许下一秒你就会停止呼吸。


    看那淋漓鲜血从创口汩汩流出。


    看那淋漓鲜血化成圆润饱满的红宝石。


    看自己缓慢合眼,安然离世。


    想起了那个人的嘴唇。



   想起了他那双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大手。



   温暖的手指抚摸过冰冷的皮肤,像燎原烈火掠过整片枯黄干瘪的草原。



    只有水倒映着火的影子。


    只有水知道火烧掉了整片草原。


    只有他知道他的形状、温度。



   只有他听过他如同末日绝唱般美妙绝伦的低吟。




    一如现在,只有叶枫知道审判身在何处。



    眼前出现了小小的光斑。


    视野里离床铺仿佛有上万公里的书柜孤零零地摆在那里,突兀、寂静、乖巧。仿佛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所以安安静静闭嘴看着叶枫。



    小小的玻璃药瓶从床上、从他的手里滚落,掉在地上发出如同子弹壳落地般美妙绝伦的回响。


   带着死亡的香气,像夜里盛开的蔷薇花。


    那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望。



   那是从高楼俯视地面时想要一跃而下的痛苦。



     那是世间存在太多无法割舍之物的麻烦与最后的权利。


    仅仅依靠药物就能活下去的幸福,只需要存在病房里与世隔绝的安稳和欢快。


   只用闭上眼就能不再思念明天与过去的解脱。



    他的声音、味道、形状、嘴唇的温度、手指、抚摸、呢喃、律动。


    那是你求而不得的幻想乡,那是你可望不可达的乌托邦。


    如此愚蠢却又清明,如此笨重却又欢快。



    宛如一束玻璃瓶里即将死亡的康乃馨。


    带着无法再见之意婉转凋零。








    碎碎念
    凛冽时雨的歌听的我想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