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告辞的荷川沙涅

梦想就是因为遥不可及才被称为梦想

他和他那漫无止境的闲谈·其四

    !:拖更这么久,我真是个懒人

   !:依旧是有OOC的!!

    !:私设比较多,人物的一些突兀的表现特征会在后面剧情里解释清楚。

    !:金瑞安雷耀幻,后期会有凯莉出现23333 图个快活就好啦

    

        金握着他可爱的HW,手心不断的冒汗,紫堂幻在旁边抱着他们宿舍的团宠——一只叫Olivia小名小斯巴达的英短银色渐层,满脸期待。

         在这凝重、连猫都不发出呼噜声的气氛下,金沮丧的“啊——!!!”了一声。

         小斯巴达吓了一跳,直接从紫堂幻的怀里跳了出去,跳到了他头上,还炸了毛,弓背发出低吼。

      “我,我还是不会……我只发了一句‘谢谢给你添麻烦了!!(。í _ ì。)’——紫堂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金拿着他的手机胡乱的飞舞,紫堂幻顶着猫后退几步,以免自己被打中。

      “你小心手机飞出去哦?他回你了吗,没回就该干嘛干嘛去。”

      感冒中的紫堂幻忍着鼻塞喉咙痛的折磨,为金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Really……?”

       金委屈巴巴的回头看向紫堂,紫堂严肃的点点头,随后刷的拉上落地窗的窗帘,把小斯巴达放回猫窝里。

      这时,他们的宿舍房门被敲响了。

      金走过去开门,懒洋洋地喊着:“谁——啊——来——惹——”

      神近耀站在门口,一如既往的戴着黑色的口罩,浑身上下除了他的头发就只有黑白两色。

     一看就是个贼鸡儿冷淡的人。

       紫堂幻突然炸了毛,拼命地往阳台跑,试图跳到隔壁的阳台去,结果神近耀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把紫堂幻整个人单手从阳台上抱了下来,扛着出门了。

       走之前还不忘和金说一声谢谢。

        金被这个场景震撼到了。

       “Let me go!!!Ha Na Se !!!!”

      宿舍走廊传来了紫堂幻的尖叫。

      金双手合十,为紫堂幻默哀一分钟。

      神近耀的声音真好听。

       但是,自己的军师也没有了,接下来只剩自己和格瑞隔着手机屏幕对峙了。

       金的内心有一丢丢的崩溃。

       聪明绝顶的他决定,爬上床,睡午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反正下午还有一节课呢。

       下午的历史课,金拿着手机,一边听歌一边进了卫生间。

       这个时候往往是惨剧发生的时刻,因为你也知道手机掉在厕所里有多么的不可描述。

       重点是还掉进了不可描述的地方。

      “我!!!!!槽!!!!!!!!————————”

       金的惨叫回荡在整栋教学楼。

       “人间喜剧啊!!!我————————”

      手机在坑底泡着水,还在垂死挣扎,试图发光。

      “大哥我求求你别闪了!!!啊————紫堂——————————”

     不知道为什么感应到紫堂幻上楼的金,几乎是嚎哭着向走廊冲过去。紫堂幻刚上五楼,满脸懵逼,看着金干嚎着向自己冲过来,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接住了他。

     于是同一层楼的女孩子开始对着他俩指指点点。

     “怎么了?金?”

    “我的手机掉厕所里了!!!!”

     紫堂幻忍不住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拨通了楼下专门处理这事的大爷。

     十分钟后大爷到了。

      再十分钟后金的手机捞出来了,但是它闪都不闪了。

      拿水狠心把手机浸泡几遍之后,金生无可恋的拿起了自己湿漉漉的手机,认真的用卫生纸擦拭了几遍。

      紫堂幻跑去跟老师说明了一下情况,带着金跑去一食堂手机维修的地方。

      “你这……八成不行了啊,要不你就考虑考虑换手机算了?”

      维修手机的人满脸真诚,意思意思拿吹风机给金的手机吹了一下,没反应。

      “………………”

      生无可恋的金抱住紫堂幻,情绪崩溃一发不可收拾,看的人家手机维修的满脸同情。

     于是紫堂幻打电话给神近耀求他帮个忙。

     SIM卡、储存卡都在,重新搞个手机就行了。

      “……呜呜呜呜紫堂!!你真好!!!”

       感动又激动的金再次抱紧紫堂幻大哭。

      ————————————————————

     格瑞拿出手机看了眼,四个小时过去了。

     金仿销声匿迹了,再没有任何消息。为什么在意,格瑞自己也说不上。

     这堂公共课上,格瑞坐在第三排,一边记笔记,一边拿起课本抵挡嘉德罗斯投过来的目光。

     这目光,仿佛在说“上次还没完,这次继续比”。

     比个鬼啊,咱俩学的都不是一个东西。

    格瑞剑道,嘉德罗斯是学武术的,擅长用棍。

     怎么比,怎么分出个胜负……

     打到双方再起不能???

     格瑞默不作声的翻了个白眼,表示心累。

     下课之后果不其然,嘉德罗斯又找自己约着在道场比试一场。还顺带着说自己今年期末成绩绝对又是他们专业年级第一。

      格瑞在心里叹气,面部表情什么都不说,应付着过去了,回到宿舍里准备和雷狮安迷修大眼瞪小眼。

       结果一回到宿舍,发现安迷修牵了只哈士奇回来。

      “我他妈不让你买马也没让你给老子弄只狗回来啊?!!!”

      格瑞第一次见雷狮抓狂。

      安迷修说巧了我也是头一次。

     “安迷修,你对我是不是有认知障碍?”

     和狗子大眼瞪小眼的雷狮抬头,恶狠狠地瞪着安迷修。

      “……你想想,以后咱们就可以遛狗了,多好。”

     安迷修在雷狮发飙的边缘试探,果不其然踩到了一个雷区。

      “说得轻巧,现在我还要养卡米尔,你搞只狗过来火上浇油?疫苗打了吗?体内外驱虫做了吗?”

      解锁了新技能的雷狮几乎停不下嘴,一边训斥安迷修一边拎着狗子左看右看。

      “那什么,已经都搞好了我才接回来的……费用我自己出,你就安心去帮卡米尔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是骑士的基本准则。”

      安迷修轻轻捶胸,向雷狮保证道。

      雷狮还是在发飙的边缘徘徊,他不是特别喜欢狗,也不知道为什么。格瑞看他们这样,沉思一会决定还是插手帮个忙。

      “狗我也会帮忙养的。”

      炸毛的雷狮在深呼吸一分钟之后放下了缩成一团的小哈士奇,去洗了个手。

      格瑞和安迷修都发现雷狮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安迷修小声说了句“八成是过呼吸了”就冲了过去。

      两个人去走廊上透气,只剩下格瑞和哈士奇大眼瞪小眼。

       “就决定你叫‘马’ 了。”

       格瑞说道。

       “汪!”

      狗很开心的叫了一声。

  ——

      金拿到新手机的那一刻简直是热泪盈眶,他已经五个小时没有看视频打游戏找格瑞聊天了,对着一本厚如砖块的小说干啃简直是无聊到让人变成傻子。

      神近耀帮金把手机捣腾好以后,把紫堂幻拐走了。

      看样子多半今天晚上又不得回来了。

      金盯着手机屏幕上格瑞的动态有些茫然。

      就只有一张哈士奇的照片,配字只有一个。

      “马。”

      下面还有个人在哈哈哈,评论说“格瑞你是认知障碍了吗?”

       “…………”满脸冷汗的金不知所措,新的手机跟块烧的正旺的碳一样烫手,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我该说什么?

      拿出勇气啊金???

      惊恐过后,金抬头,和躺在紫堂床上的猫对上了视线。


       格瑞随手刷新了一下动态,发现金发了个图。

      上面是一只银色渐层的英短,躺在床上满脸鄙夷的看着镜头。

       “宿舍团宠,小斯巴达。”

       小斯巴达???
   

       格瑞看到那只猫,眼睛都直了。一直想养猫的他看了眼脚边躺平了的哈士奇,决定喝瓶牛奶冷静冷静。

       话说回来金既然有时间发动态,那为什么不理自己?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

       就当格瑞准备复习的时候,金的对话框蹦了出来,上面是一个又一个的颜文字。

       “哇对不起!!!(゚⊿゚)ツ 我的手机掉水里了!!现在才拿到新手机!!”

      “不过上次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下次我请你吃饭吧!(*σ´∀`)σ”

       格瑞拿着手机,身体向后仰,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就像安迷修有雷狮,雷狮又有他的组员们一样,很多人都有亲近的人。

       唯独他格瑞没有。

      金或许是第一个拼命靠近他的人。

       一点一点,小心翼翼,伸出的手温暖又有力。

      打破寒冬的孤寂,解开黑暗的锁链。

      “…………离开……”

      格瑞以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姿势抱腿坐在椅子上,用连他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小声呢喃。

      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TBC—

    说实话TAG该怎么打我很苦恼´_>`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