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川沙涅

高文的正牌老公

他和他那漫无止境的闲谈·其一

    !:金瑞金

    !:有些细节描写比较纤细或者贴近女性的生活习惯,原谅我…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我能力不足,会进步的

  
   !:坑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什么时候填坑是个永无止境的问题

     周四最平凡的下午。

   
     坐着公交车来到某家购物广场,一如既往的吃了些快餐,听着熟悉的歌,坐电梯来到第三层的书吧。

   
    格瑞围着灰色的围巾,思绪早已飞到了千里之外。

   
    或许也可以说他根本什么都没想。

   
    买了本某位名家的书,浅绿色的封面,硬壳包装,在书吧里点了一杯拿铁,格瑞坐在沙发椅里翻阅手中的书。

    
     毛衣袖子长的包住了他整个手掌,只留了纤长的手指在外面,上面涂着的指甲油还是之前全班开趴体时被女生们按着硬涂上去的暗红色。

     
     不适合他就是了。

    

   “嗨,您的拿铁。” 男性店员将灰色瓷杯装着的拿铁端到格瑞的桌上,“杯子是和您很相配的灰色。”

  

     金发,闪闪发光的蓝色眼瞳。


     难得的美人。


     语气也很活泼。



     格瑞嗯了一声,没有理会店员的搭讪,继续专注手里的书。



    “实在没想到您会涂暗红色的指甲油,灰色不是更适合吗?”




     店员又一次不甘心的搭讪,格瑞依旧没有搭理他。


    或许是耳机里播放的音乐声音太大了。




     格瑞端起杯子尝了尝。

 

    真苦,没放糖,上面的拉花只有浓浓的奶味。




    “甜的咖啡就没有意义了。”店员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说道,仿佛知道格瑞在想什么。




     于是格瑞看了店员一眼。



     冰山美人的脸上没有表情,罗兰紫的眼中倒映着满天花板的灯光,像是有星辰大海。



    也不是心情不好,大约是合上书的力道大了些,书发出了“啪”的声响。

    “哎?您喜欢甜的东西吗?”店员说着,拿了两条砂糖包过来。




     他胸口挂着的名牌上只有一个字。



    “金”。



    格瑞面无表情的记下了这个名字,从斜挎包里掏出了护手霜。

 


    似乎是对这个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金站在柜台那里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




     格瑞以前还在学习剑道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保护双手,又是常年一个人生活,洗衣服做饭全靠自己导致手上冻疮严重,擦了无数回药才好了起来。结果还是容易干裂、脱皮,在医生和班上好心女同学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养成了随手带护手霜的习惯。

  


    然后被年级第一,生物工程专业的大佬嘉德罗斯嘲笑了很久。

 

    这个护手霜还是班上女孩子送的,据说是代购回来的某个日牌护肤品旗下最好用的一个。包装简洁清爽,而且香味也不像其他的那样甜腻,清淡好闻的不得了。

  

   金就紧紧盯着格瑞的手看。

  

     雪白修长,但是有着淡淡的疤痕。

 

    格瑞又不动声色的把护手霜塞进了包里。



    马上就七点了。




    因为是冬天,昼短夜长,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耳机里放的歌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静音模式下来电的嘟嘟声。

    

     格瑞拔下耳机,按下了接听键。

  

  “格——瑞——!!!你现在在哪快回来!!我们班辩论赛的智障吃坏肚子退场了!!!妈卖批对手是嘉德罗斯和雷德!!!快点!!回来!!!格瑞爸爸!!!!”



     班长杀猪般的惨叫极有魄力,格瑞把手机推到了桌子的另一边,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格瑞爸爸!!!快点!!!还有十分钟到我们班!!!求求你了我给你报销出租车费!!!!”

 

   格瑞面无表情的挂掉了电话,拎起包就走。



    他叫格瑞啊……




    金靠在柜台边想道,这时候换班的同事来了,向格瑞挥挥手:“这就走了啊?”



    “嗯。辩论赛。”

  

    “加油哦,拜拜!”



    同事来到柜台边,穿上围裙,把格瑞喝剩下的咖啡倒进水池里。

  

    金冲过去搂住同事的肩膀,叽叽喳喳的问起关于格瑞的事情。

  
 

   “我们这的常客,毕竟这个书店环境很好,而且书类齐全嘛。以前他只喝奶制品的,今天是心情不好吗?”

 

    “你知道他是哪个大学的吗?”


     “这我不清楚,可能是附近的吧…不过他有事没事就会来的,你要想知道就问他呗。”

      


      相当有挑战的事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这个人聊天交朋友。

      

        决定了的事就不能反悔。

 

      金再次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和同事兴致勃勃的聊起了别的事情。




       在这个寒冷的十二月初,他与他那漫无止境的闲谈开始了。






      -TBC-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