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涅

咸鱼干,不想写东西,半A

Fate/Dark World(多CP向)

   !:fate paro

  

   !:仅供娱乐,写几章是几章系列


   !:很多架空设定,私设成堆



   !:cp 瑞金瑞  安雷 雷卡(亲情向) 金幻  请注意食用



   !:配合 fate zero OST食用更佳



   

     屋外刮着一阵阵的冷风,树叶被吹得沙沙响。树枝晃动,形同鬼魅。

 

 

     布置华丽的别墅里一片寂静,所有的窗户都被拉开了窗帘,月光照耀进来,投射在地上,令这栋大房子染上清冷的色彩。

 

 

 

     紫堂幻坐在舒适的沙发椅上,眼前的座机闪着红光,上面赫然显示着下午有人来电,并转入留言了。

 

 

 

 

     他想,也许是自己那个离开了很多年没见面的爹开窍了,打电话来了。

 

 

 

 

      作为魔术世家的紫堂一族,拥有着优秀的血统和出众的魔术回路,所学的魔法也是一流的魔法。身为大家长的紫堂他爹更是忙到没有时间来看望儿子。

 

 

 

 

      或许是他不被允许来看儿子。

 

 

 

      所以才要选择用电话留言吗?紫堂歪头,按下回放后,电话里是教堂神父对他下的最后通牒:“紫堂幻,剩下的master只有两位了,如果你想参加圣杯战争,请抓紧时间召唤你的sarvant(从者)并前来教会登记。”

 

 

 

      “这我自然知道。” 紫堂喃喃自语道,再次按下了回放。

 

 

 

      对于不是父亲打电话来这件事,紫堂的内心有些失望。而电话里所说的,则是他要参加的,可以决定他命运的一场战争。

 

 

 

 

      这场战争里所提到的圣杯,是一个万能的许愿机。是魔术师们最大的智慧结晶。

 

 

     

      圣杯会在七位英灵和七位御主组成的圣杯战争中选择自己的拥有着,实现他/她的愿望。而圣杯,是被各个魔术世家视为的珍宝和证明家族实力的存在。

 

 

 

 

      而他紫堂幻是这一代紫堂家的参战者。

 

 

 

 

 

      可不尽人意的是,紫堂幻空有一身魔力。他根本就学不好高难度的魔术。这对紫堂一族而言无疑是一种打击。

 

 

 

 

      族长的儿子,居然不会魔术。

 

 

 

 

      这是令所有人惊讶的,也是令所有人唾弃的。加上紫堂有一个十分优秀,被称为魔术天才的哥哥,他的日子就更难过了。直接被家族甩到了位于冬木市的别墅里。

 

 

 

       这一甩就是十七年。过去,每年也就只有哥哥会来看望他,给他带来珍贵的宝石用来练习魔术,送来好吃的、玩具、魔法书,并且陪他玩。

 

 

       而这种关怀,却在十年前戛然而止。

 

 

       紫堂的哥哥死于圣杯战争。

 

 

       在紫堂幻的记忆中,那时候的他只有一米二,迈着小短腿飞快地从楼上冲下来,哥哥从黑色的轿车里探出身子,很快就被弟弟给撞了个满怀。即便如此,他也不恼怒,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斥责紫堂没有规矩,只是温柔的抱着弟弟,对他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幻想我了吗?” “想!!!哥哥,这次在这里多留几天好吗!我要听你讲故事!” “好啊。” 

 

   

       回忆中的对话,是心头最深刻的刀痕。只需要稍微划过,就可以让伤痕流出汩汩鲜血。

 

 

      两个人的回忆成为了永恒,无论多少次呼唤也不会再回到那曾经温暖鲜明的日子,一切的一切形同一场黄粱美梦。

 

 

 

       哥哥是紫堂幻最爱的人。

 

 

      过去是,现在也是。

 

 

      十年前,幻七岁,哥哥十四岁。

 

 

     让十四岁的少年参加充满血腥味的战争,这就是紫堂家最令人发指的做法。无论是谁,只要有才能,只要可以上战场,他们就可以不顾一切地将尚且懵懂的孩子们推出去。

 

 

   

 

      想到这些,紫堂幻有些气急,粗暴的将座机摔倒一边,站起来,前往了这栋别墅的地下室。地下室采用的隔音墙,没有安装电灯,墙壁上装的是古老的煤油灯,书架几乎占了一半的空间。地上散落着前几天晚上紫堂亲手写的咒文,一张石桌立在地下室的正中央。

 

 

      这项任务原本不该紫堂幻来完成的。原本家族是决定让另外两个双生子参加圣杯战争的,可是哥哥却将圣遗物藏在了这栋别墅的地下室里,将他的遗憾留给了弟弟,希望弟弟来完成他的夙愿。无可奈何之下,紫堂家族的长老们只好让紫堂幻成为了参赛者。

 

   

      虽然的飞来横祸,不过看在是哥哥的夙愿的份上,紫堂也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了。

 

 

 

      紫堂幻用了吃奶的力气将它移开,接着,小心翼翼地把放在书架空层的长盒子捧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根银制的弓箭,上面有些黑色的斑点和铁锈红的文字。

 

 

 

      哥哥的纸条在盒子里安静的躺着,上面写着众多注意事项,包括紫堂在召唤servant时应该如何控制自己的魔力不失控。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紫堂看着这熟悉的字迹,几乎要哭了。

 

 

 

 

       他看着角落笼子里关着的鸽子,打开笼门,抓了一只出来,想要杀掉它。

 

 

 

 

       手起刀落。

 

 

 

 

 

       地上的召唤阵画完了。紫堂幻忍住强烈的眩晕感,给自己施了一个治愈魔法。

 

 

 

       他最终还是很没出息的用了自己的鲜血。因为他下不去手。他紫堂幻做不到杀生,这绝对不是因为他是个和平主义者。

 

 

 

       他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就连刚刚划破手指,也花了很大的功夫。

 

 

 

       所以他才希望能够不用自己豁出命,就解决圣杯战争。

 

 

 

      曾经他也在脑海里想过无数次面临危险时自己该怎么做,也曾私下练习过过生命受到威胁时应当如何保护自己,但这些活动到最后统统都以他的神经性胃痛而草草收尾。

 

 

 

 

      即不是天才,也无法通过后天的努力当上凡才。紫堂幻平庸到了让所有人都恨铁不成钢的地步。

 

 

 

       这就是软弱无能的他。

 

 

 

 

      马上就要到两点了,紫堂收心,将杂念抛开,深呼吸,开始吟唱契约词。

 

 

        绝对不能失败。

 

 

        他脚下的魔法阵正在发光,强烈的气流在地下室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气流漩涡,不少散落的书页被卷动起来,宛如一只只飞鸟,在屋内盘旋。

 

 

        紫堂的声音空灵,魔力从其中满满溢出。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光柱骤然升起,金色的蝴蝶从其中飞出,绕着光柱飞舞,一只金色的鸟高鸣着,在紫堂的身边盘旋,时而低飞,它的光芒照亮了地下室每一个角落。

 

 

 

 

       伴随着手背强烈的灼烧感,宛如花朵一般的令咒图案出现在紫堂的手背上。他欣喜了一秒,很快就被客厅里传来的巨响给吓到了。

 

 

 

 

      “不是吧??!!!” 紫堂幻顾不得那么多,拼命地拉开沉重的地下室大门,冲到客厅里。

 

 

 

       穿着银色铠甲的金发男人坐在被压垮的檀木茶几上,一脸尴尬的笑容。

 

 

 

 

 

       紫堂幻的内心崩溃了。

 

 

 

     “你是???我的master吗?”男人揉揉脑袋,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紫堂幻狠狠地吐出一口气,点头。

 

 

 “我是你的master紫堂幻。你呢?看样子是Saber?”

 

 

 

 “呃,不,实际上我是Archer.”男人乖乖地说道,向紫堂幻鞠了一躬,看上去就是那种中世纪的骑士。

 

 

 

 “Archer吗。我明白了。”紫堂幻点头,感觉自己抽到了下签。即便如此也不能抱怨,圣遗物是哥哥给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他的期待。紫堂幻在心里暗暗发誓。

 

 

 

Archer无辜地从檀木茶几的碎片上蹦起来,铠甲发出沉重的撞击声。紫堂在心疼那昂贵茶几的同时也有些好奇,Archer是怎么做到穿着那么重的铠甲还行动自如的?不过,眼下不应该思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紫堂站起来就往楼梯走,Archer一看master走了,也连忙跟着过去:“Master,你不会生气了吧?这个茶几,我会负责赔偿的。” “你怎么赔?这玩意快上万了。”紫堂无奈地问道,Archer挺起胸膛,认真道:“我会考虑卖掉我的铠甲来偿还的。” “你别了!!卖掉铠甲还不如不赔!!再说那是魔术礼装你卖了别人也拿不到啊!”紫堂炸了毛,赶紧阻止Archer。

 

 

 

得想个办法打消他那不靠谱的念头,转移话题好了!

 

 

 “对了,你记得自己是什么时代的英灵吗?” 紫堂回头看向Archer,Archer似乎有些不太愿意提起,但还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回答道:“我叫金,是登格鲁十二骑士之一。”

 

 

 

 “登格鲁?!!!那个鼎盛王国?!” 紫堂大吃一惊,停止了上楼梯的动作转头看着他,“真的假的!!!你就是那个唯一的——”

 

 

 

 “破魔之弓的主人,唯一的弓箭手。” 金点头,脸上的笑意被抹去。

 

 

 

 “天啊!!!老哥太可靠了!!!!”紫堂兴奋地跺了跺脚,金在一边看着他的模样一头雾水。

 

 

 

 

 他做了什么吗?为什么Master如此高兴?

 

 

 

 紫堂非常愉快地说道:“既然你拥有传说级别的宝具,那我就应该制定一个适合你的计划。走吧Archer,咱们去书房!”

 

 

 

 满脸懵逼的金就被他那位天真无邪的主人给拉着跑了。





 -TBC-

评论

热度(4)